上海研究生教育
“學位教育”不當用詞的辨析
發布時間: 2011-06-23   瀏覽次數: 310

作者:陸叔云

  要:“學位教育”不當用詞,概念不科學,歧義叢生。學位是授予個人的學術稱號,不能自身直接成為培養人的活動,即成為“教育本體”意義上的“學位教育”。“學位教育”不當用詞,還衍生出混淆學位與教育兩者關系的種種謬誤,導致人們學風浮躁、無所適從、思想混亂。“學位教育”不當用詞的蔓延,原因在于人們缺乏嚴謹的學風,有關部門對不當用詞的危害缺乏足夠的重視,人們對學位與教育的兩者關系缺乏明晰的認識。為糾正這種不當用詞,期待有關部門率先垂范;在高等教育領域,加強學風建設;各報刊的編輯記者要加強學習,提高自身的素質,不做義務宣傳員和推銷員。

關鍵詞:學位教育;危害;原因分析;思考

十多年前,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雜志上曾對“學位教育”一詞進行過討論,應該說對糾正這種不科學的用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這種不當提法仍在泛濫、蔓延。200911月,筆者用“學位教育”一詞在互聯網上進行了搜索,共搜索出1680萬條。使用的頻次愈多,愈說明其正確嗎?答案是否定的。相反,使用得愈多,愈說明其問題的嚴重。為此,這里將略數其造成的危害,分析其未能得到糾正的原因,并提出今后應采取的措施。

一、“學位教育”不當用詞造成的危害

(一)歧義叢生,缺乏共識

有人認為,“學位教育”是一種新的學術用詞,是對一種教育形式的高度概括。必須指出,筆者并不反對就特定的教育形式采用簡化的新的學術用詞,但是其前提是不得產生歧義、概念科學。然而,就“學位教育”而言,不僅概念不科學,而且歧義叢生,缺乏共識。

1.概念不科學。在上世紀90年代末,一些學者就“學位教育”不當用詞,從理論上提出了質疑。《教育大詞典》指出:“教育是傳遞社會生活經驗并培養人的社會活動。”“廣義的教育泛指影響人們知識技能、身心健康、思想品德的形成和發展的種種活動。狹義的教育,主要指學校教育。”[1]“研究生教育是以培養高層次專門人才 (碩士 、博士)為目標,對經過選拔的大學本科以上的優秀人才 (包括應屆本科畢業生和在職人員)進行培養的活動。”[2]而“學位是授予個人的學術稱號或學術榮譽稱號,表示其受教育的程度或在某一學科領域已達到的水平,或者是表彰其在某一領域中所做的貢獻。”[3]由此可見,“學位既不能脫離相應的教育層次,也不能自身直接成為培養人的活動,即成為‘教育的本體’意義上的‘學位教育’”[4]。再退一步講,即使“學位教育”這一用詞成立,那么從字面上也看不出其教育的層次和水平。我國高等教育分為專科教育、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三個層次,后者又分為碩士研究生教育和博士研究生教育兩個亞層次,那么“學位教育”指的是哪個層次,不得而知。因此,“學位教育”這個用詞在理論上是不能成立的。

2.歧義叢生。有的人把在職攻讀專業學位稱為“學位教育”,而有的人把攻讀專業學位就稱為“學位教育”,還有的人把攻讀學位稱為“學位教育”,還有的人用了“學位教育”卻不知其為何意。

19981112在《中國教育報》上刊登了“專業學位為高層次應用型人才奠基”一文,稱“目前攻讀專業學位有兩條路徑:一是研究生學歷教育,另一條是在職攻讀專業學位的學位教育”[5]。從這個說明我們可知:(1)兩者的不同點在于:前者既可獲得學歷證書又可獲得學位證書(即雙證),而后者僅能獲得學位證書(即單證)。(2)這里的“學位教育”是研究生層次的在職攻讀專業學位的“學位教育”。在筆者看來,既然前者稱學歷教育(國家承認學歷,薪酬與學歷掛鉤),那么后者稱在職攻讀專業學位的非學歷教育(只獲得學位,薪酬待遇保持不變)更符合事物的本身特征。在這里,把在職攻讀研究生層次的專業學位為“學位教育”,既無科學性,也無必要性,只會引起概念的混亂。

2002年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和教育部聯合下發的“關于加強和改進專業學位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見”[6],稱“我國自1991開始實行專業學位教育制度以來……,專業學位教育發展迅速……已基本形成了博士、碩士、學士三個層次并存的專業學位教育體系”,“培養方式實行全日制和非全日制兩種方式”。雖然文件沒有對“專業學位教育”一詞做出界定和解釋,但從文中的內容可見,這里的“專業學位教育”就是攻讀專業學位的教育,而且包括“博士、碩士、學士三個層次”、“全日制和非全日制兩種方式”。顯然,這里的“專業學位教育”的提法已經突破了“學位教育”原先限定的范圍,即既包括了學歷教育也包括了非學歷教育,既包括研究生層次教育,也包括本科生層次教育。為此,稱“專業學位教育是研究生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一種謬誤。因為本科生教育怎能涵蓋在研究生教育之中呢!之所以產生這種謬誤,原因之一就是“專業學位教育”沒有明確教育的層次。為此,可以采用“專業學位本科生教育”(或稱專業學位學士生教育)、“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等用詞以明示層次。

有人說:“按照國際慣例,學位教育的類型,一般包括學術性學位教育和專業學位教育。我國的學位教育,尤其是碩士學位教育,在學位制度建立后的很長一個時期內主要是一種學術性學位教育。”[7]這里,我們暫且不去對國際上有無“學位教育”一詞進行求證,但從中可以領悟到作者所稱的“學位教育”就是攻讀學位的“學位教育”。眾所周知,我們常把學位分為學術性學位和專業性學位兩種,既然出現了“專業學位教育”一詞,那么繼而出現“學術性學位教育”一詞也是邏輯發展的必然結果,不足為怪。這樣攻讀專業學位的“學位教育”和攻讀學術學位的“學位教育”的總稱,無疑可稱之為攻讀學位的“學位教育”。有人認為,將攻讀學位的教育稱為“學位教育”目的在于區分有學位(即能授予學位)和無學位(即不能授予學位)的教育。前面已經講過,“學位教育”一詞不科學,這一點這里暫且不談,專談有學位和無學位的教育這個問題。自198111日起,我國開始實施學士、碩士博士三級學位制度,那么相應的學士生教育、碩士研究生教育、博士研究生教育,其全稱應為攻讀學士學位本科生教育、攻讀碩士學位研究生教育和攻讀博士學位研究生教育。很顯然,這幾個層次的教育都含有“學位”二字(目前,我國專科教育尚未設立相應的學位,相信使用“學位教育”一詞的人,也不是以專科教育作為論述的目標的),為此,在我國已建立學位制度的今天,還有單獨強調有學位二字的“學位教育”的必要嗎?!更何況有“學位”的教育,對攻讀者而言,也不是只有獲得學位的一種結果。

從在職攻讀研究生層次專業學位的“學位教育”,到不分全日制和非全日制,包括博士、碩士、學士三個層次的“專業學位教育”,再到攻讀學位(即攻讀專業學位和學術學位)的“學位教育”可見,人們對“學位教育”一詞的理解,可謂大相經庭、混亂不堪、歧義叢生、缺乏共識。甚至有的人使用了“學位教育”,也不知其為何意。《中國教育報》上的一篇報導中說:“在不同的教育領域,都有其專門的法律,比如義務教育有《義務教育法》,高等教育有《高等教育法》,職業教育有《職業教育法》,民辦教育有《民辦教育法》,學位教育有《學位條例》等。”[8]在這里,“學位教育”一詞的正確與否暫時不予評論,僅就“學位教育”與《學位條例》相對應略說一二。從形式邏輯上看,“學位教育”應對應《學位教育法》,但實際上我國并不存在《學位教育法》。如果把《學位條例》視為《學位教育法》,這也是概念上的錯誤。《學位條例》是中國實施學位制度的法律[9],不是具體的教育法律。從時間上來看,《學位條例》是198111就開始實施的,而“學位教育”這一不當用詞是1998年才見諸報刊的,即《學位條例》的制定和實施在前,“學位教育”的提法在后,顯然《學位條例》不是根據“學位教育”而制定的。因此,把“學位教育”和《學位條例》相對應既無理論依據,也無實踐支撐。對“學位教育”除了有各種歧義的理解外,還有人移花接木,把它用到了博士后科研流動站制度上,以至出現了“博士后學位教育”。這也是不應該有的概念錯誤,“博士后”意指博士后研究人員,它不是一種學位,也不是一種教育形式為此何來“博士后學位教育”!

(二)謬誤蔓延,學風浮躁

受“學位教育”不當用詞的影響,有的人學風浮躁,隨便杜撰概念,將學位二字與其他詞進行任意組合,出現了一系錯誤用詞,什么“專業學位試點”、“專業學位培養方案”、“專業學位招生”、“專業學位培養模式”等等。正如前述,學位是一個稱號,是接受某階段高等教育之后象征其學術水平的標志,學位本身不具備培養人的活動,因此它不存在培養方案、培養模式、招生等屬于教育領域培養人才的學術用詞。如果將上述用詞改為“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試點”、“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方案”、“專業學位研究生招生”、“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模式”等等,那么這種表達是準確的;如果改用“專業學位人才培養試點”、“專業學位人才培養方案”、“專業學位人才招生”、“專業學位人才培養模式”等等,那么這種表述也是準確的。這里,我們以“專業學位試點”和“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試點”這兩種用詞做進一步的對比分析。在開展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時,如何招收專業學位研究生(或專業學位人才),如何制訂專業學位研究生培養方案(或專業學位人才培養方案),如何才能培養出合格的專業學位研究生(或專業學位人才),由于沒有經驗可循,因此只有通過實踐才能總結成功的經驗和失敗的教訓,為今后的工作提供借鑒。這也就是說,開展“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試點”或“專業學位人才培養試點”是必要的,是全面開展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專業學位人才培養前的正確選擇。但是,對于專業學位,通過調研和論證,一旦正式設立,那么只要學位授予標準制定出來,通過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或專業學位人才培養達到此標準的人,授予其學位僅是一個具體的實施問題,或者稱審核評議問題,不存在所謂的試點問題。至于說專業學位授予標準尚不成熟問題,需要通過實踐以后進行修正,那么這種標準可以稱為試行標準,一般也不稱其為試點。這里,對種種概念進行辨析,不是在做文字游戲,其實質上是一個學風問題、基本教育概念問題、科學態度問題。

(三)無所適從,思想混亂

自“學位教育”這一不當用詞出現以后,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領域里出現了思想混亂、無所適從的現象。在一些單位,對“學位教育”這一用詞出現了嚴重的分歧,甚至還專門開會討論。有的人認為,“學位教育”這一用詞,確實不科學,尤其是從事教育研究的人員,更應該嚴肅認真地分辨各種教育概念、不可盲目使用;但是也有人認為,“學位教育”這一用詞,在領導講話,領導機關文件中大量使用,我們為什么不能用!?為此,在實際工作中或在撰寫學術論文時,“學位教育”這一用詞,是用還是不用,矛盾重重,無所適從。有的人即使用了“學位教育”這一用詞,還在括號內特別注明:“嚴格說來,學位是一種制度,不是一種教育。”[10]“學位教育”這一不當用詞,不只是在“用”或“不用”方面讓人左右為難,更主要的還是混淆了學位與教育的界限,使概念混亂不堪。眾所周知,我國研究生教育分為碩士研究生教育博士研究生教育兩個層次,學位分為學士學位、碩士學位博士學位三級;學位和教育是既有聯系又有區別的兩個概念,決不能錯位,也不能互為替代。但有的人卻把它混為一談,說“我國研究生教育分為碩士博士兩個學位層級”[11]。正確的表述應該是我國研究生教育分為碩士研究生教育博士研究生教育兩個層次,研究生層次的學位分為碩士博士兩級。而錯誤的表述猶如人面獸身,硬把兩個有區別的概念拼裝在一起,前面半句講研究生教育,后面半句講學位等級。可以這樣說,“學位教育”就是典型的人面獸身的拼裝物。

二、不當用詞泛濫蔓延的原因分析

“學位教育”一詞在報刊上已出現10多年了,既然危害不小,為何能繼續蔓延泛濫呢?依筆者之見,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1.缺乏嚴謹的學風。工作在高等教育領域里的人員,綜合素質都比較高,理應有科學嚴謹的學風,無論做什么事、說什么話都應該問一個為什么,想一想它是否真有道理。但是,確有一些人,對問題缺乏思考的習慣,不設疑、不思考、不研究、不批判,人云亦云。還有一些人,在“學位教育”不當用詞的爭論面前,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認為不用追究,不要那么認真,只要嘴巴上說順了就行,全然不顧這個用詞是否科學或會帶來何種危害。應該說,這一部分人缺乏一點社會責任感。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學位教育”才得以在社會上有生存的空間并繼續蔓延泛濫。

2.對“學位教育”不當用詞的危害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自上世紀90年代起,隨著我國應用型人才培養的快速發展,“學位教育”、“專業學位教育”、“專業學位培養方案”、“專業學位培養目標”、“專業學位招生”、“專業學位培養口徑”、“專業學位是研究生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等等詞語頻頻出現在由有關部門批轉各專業學位教育指導委員會的紀要、通知、章程中[12],或出現在有關部門通過的有關決議文件中[13],或出現在有關領導的講話中[14],而且至今依然如此,在各種場合繼續重復著這種不當的用詞[15]。這就充分說明,有關部門對于“學位教育”這個不當用詞的危害沒有引起警覺,沒有給以足夠的重視,沒有對其進行研究和反思。由于不當用詞的源頭未堵,因此“學位教育”在社會上繼續泛濫蔓延,并不為怪。即使有些學者對這些不當用詞有所認識,為了與有關部門或有關領導保持一致,一般也是少說為佳,以避免矛盾,或給本人或單位帶來不利影響,反正“詞出有據,責不在己”。這完全是一種自由主義的態度,要不得!

3.對學位與教育的關系缺乏明晰的認識。“學位教育”不當用詞的出現和未能予以糾正的根本原因在于對學位與教育的關系缺乏正確的認識。如前所述,學位是一種稱號,是接受某級教育所達水平的標志,它本身不具有教育的本體功能。因此兩者不能互為替代,不能錯位。就學位與研究生教育而言,學位工作一般包括學位授予、學位類型設置、學位授權審核、學位管理、學位授予質量評價、授予學位的學科專業目錄等,而研究生教育一般包括研究生招生和就業、研究生培養、導師隊伍建設、研究生論文答辯、研究生教育質量評估、研究生思想教育等等。我們不能把研究生培養工作作為學位工作,也不能把學位工作作為研究生教育工作[16]。因此我們在論及學位設置及其相應的研究生教育時應分別予以論述,不能不分概念之不同,搞人面獸身的拼裝物。例如,不能把“專業學位設置和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試點”縮成一句“專業學位試點”。事實上,在上世紀90年代,在有關部門的文件中,有關這方面的論述是非常嚴謹的。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9次會議通過的“關于設置和試辦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的幾點意見”中說,“研究小組就在我國設置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和試行培養工商管理碩士研究生的問題在有關高等學校和工商企業進行了調查研究和初步論證……”。從這里可見,設置學位和培養研究生是分開論述的,沒有半點概念的混淆和模糊。在涉及試點時也是用“對培養工商管理碩士研究生進行試點”[17]。這樣的表達是何等的清晰、正確!

三、對糾正“學位教育”不當用詞的思考

1.期望有關部門率先垂范。“學位教育”不當用詞的源頭在有關部門,因此唯有有關部門對其危害性有所察覺,對其不科學性有所反思,對糾正不當用詞有大無畏的科學精神,那么終止這種不當用詞才有可能。2010128在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二十七次會議的有關報告中不僅大量使用了 “專業學位教育”, 而且還使用了“專業學位的培養目標” 、 “構建以專業學位教育為主的臨床醫學學位體系”等不當詞語,依然混淆了學位與教育的關系[18]。此外,講話中還出現了“專業學位授權點”這個新詞。“學位授權點”實際上是經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批準的有權授予學位的學科、專業點。那么“專業學位授權點”是指向哪一個學科、專業?是指一級學科,還是二級學科?應該說,把“專業學位授權點”仍稱為“專業學位授予權”更為準確,表明一個單位經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批準可以授予某種專業學位、培養某種專業學位研究生。對“專業學位授權點”這種用詞,如果不界定清楚,就會變成一個新的模糊概念。面對這種情況,我們期待有關部門加強教育科學研究,堅持嚴謹的學風和優良的傳統,正確使用教育科學概念,為廣大學位與研究生教育工作者做出表率!應該說,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責任重大,一言一行都會涉及科學態度和嚴謹的學風,涉及在全國樹立一個什么樣的標竿的問題。對“學位教育”不當用詞,如果確認其不妥,那就應該像“溫家寶總理20091012致信新華社總編室,糾正在35中講話時關于巖石學分類的失誤”那樣,公開否定“學位教育”一詞,不僅自己不用,亦希望他人棄之。

2.在高等教育研究領域,要加強學風建設。有人認為,討論“學位教育”不當用詞是摳字眼。說得對,我們就是要摳字眼,因為它折射出概念是否科學、學風是否嚴謹的大問題。俗話說:“小洞不補,大洞吃苦。” “學位教育”不當用詞就是因為當時沒有及時糾正,才泛濫蔓延,衍生出了一系列的混淆學位與教育兩者概念的不當詞語。學風浮躁是做學問的大敵,隨便杜撰概念,決不是創新,而是在學術道路上走向歧途的開始。追求事物的科學性是學人的天職。因此,對一些學術詞語,要有思考的習慣,想一想概念是否正確、科學,決不能盲從,人云亦云,置科學概念、嚴謹學風和學術真理于不顧。

3.各報刊的編輯記者要加強學習,提高自身的素質。“學位教育”不當用詞,之所以能泛濫蔓延,與報刊未能盡到應有的責任有關。雖然報刊上的文章,文責自負,但作為報刊的編輯記者無疑應具有辨別各種概念正誤的責任,否則就會自覺不自覺、有意識無意識地為不當概念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為此,編輯記者要加強學習,努力提高自身的素質,不為不當用詞做義務宣傳員和推銷員。

(陸叔云  《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編輯部原主任、教授  北京200081

(本文原載《高教探索》2010年第04期,本刊特轉載)

 

參考文獻

[1]教育大詞典:第一卷[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0.

[2]吳鎮柔.“學位教育”的提法似需商榷[J].學位與研究生教育,1999(04).

[3][9]秦惠民.學位與研究生教育大詞典[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1994.

[4]葉紹梁.學位的概念及其與研究生教育關系的辨析[J].學位與研究生教育,1999(05).

[5]謝桂華.專業學位:為高層次應用人才奠基[N].中國教育報,1998-11-02.

[6][13]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關于加強和改進專業學位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見[Z].學位[2002]1,2002-01-09.

[7][11]中國高等教育學會組編.改革開放30年高等教育發展經驗專題研究[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2008.

[8]趙秀紅.迎來教育法制建設的春天——訪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連寧[N].中國教育報,2008-12-18(04).

[10]李盛兵.研究生教育模式嬗變[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1997.

[12]國務院學位辦,教育部研究生工作辦.專業學位文件選編[G].北京: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1.

[14]周其鳳.把我國專業學位教育工作推向一個新的發展階段[J].學位與研究生教育,2002(01).

[15][18]陳希.關于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以來工作進展情況及本次會議議程的說明[J].學位與研究生教育,2010(03).

[16]陸叔云.對《學位與研究生教育》期刊的創辦、定位、名稱等問題的回顧與思考[J].學位與研究生教育,2009(07).

[17]關于設置和試辦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的幾點意見[G]//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辦公室,教育部研究生工作辦公室.專業學位文件選編.北京:中國科學技術出版社,2001:5.

 


江苏11选基本五走势图